您的位置:首页  »  【黄雀捕蝉】(隔壁漂亮的年轻老师雨琼修改版)(全)作者:wangping


  隔壁住着一对年轻夫妻,几个月前刚结的婚。那男的姓张搞IT,常出差。
  女的到是常在楼道,电梯里遇见。见面她只对我谈淡一笑,没跟我说过话。
  她乌黑短发,皮肤白皙,颇有风情。大大的眼睛美丽明媚,嘴唇红润饱满,她爱笑,笑的很甜美;有一种非常出众的清纯气质。但是,她那一对饱满高耸的乳房又显示出特有的少妇的韵味。

  她叫李雨琼。是八中学语文老师。她呀,一定是她班上所有小男生的春梦对象。有一天,电梯里站在她身后,看着她抬高双手摆弄头发的样子,美极了。真想伸出双手从她的腋下滑过,搂住她那对可爱的乳房。勃起的弟弟差点顶到她高翘的臀部。以至于下一次见到她,我先不好意思起来了。真羡慕她老公小张好福气。大千世界,有些事,不服不行啊。

  那天,我正在午睡,被隔壁一阵阵响亮音乐声吵醒。今天是怎么了?平常他们小二口总是安安静静的呀?忍了一会儿后。实在忍不住了,便去敲门。

  「小李老师,你在家吗?音乐声能轻一点吗?」没有回应。音乐声依旧很响。
  再敲,「小李老师,音乐声能轻一点吗?」还是没有回应。「开门,要不我报警了。」我有点生气,脱口说了这么一句。「噶……」门突然开了。见一六十几岁猥猥琐琐老头站在门后,满嘴酒气。「对不起,小李老师在家啊吗?」我感到有点奇怪。

  「在,在里面。」他示意我进去。

  以前从没进过小李老师的家。我没多想,带着好奇,跟着他走进客厅。眼前的情景顿时让我惊呆了。客厅中央的的一张椅子上,坐着一白嫩的少妇,脸色红润,蓬松的秀发凌乱的散在胸前,她的双手被绑在后面,嘴上还被贴了张胶带纸。
  她看了我一眼,先有点激动,然后又羞涩把头低了下去。显然,她不想让我看到她这个样子。

  我的目光来到她的胸前,白衬衣松开了,露出小鹅黄的胸罩,胸罩左侧的带子已被扯断。由于乳房丰满,左罩杯还没完全落下。但大半个乳房还是露了出来,很白。左奶头清晰可见。这就是小李老师。她在两个流氓面前毫无招架之力,像只温柔的小白兔一样,完全放弃了抵抗。

  我很快明白了过来,这是劫色。「你想干什么?」我转身一把抓住那老头的领口。

  「别动,再动我杀了你。」我感到一把冰凉的刀子架在我的脖子上。慢慢转过头来,拿刀的是个小年轻,个子不小,但最多15,16岁。嘴上刚长出一点细细的唇毛。啊,我应该想到,这里不止老头一个人。

  「别乱来,有话好说!」我松开了抓住那老头的领口手,真的有点怕。小李老师对我此刻的熊样很失望。当然,这是她以后告诉我的。

  「我偷钱,他窃色,谁让你来多管闲事。」老头推开我的手,回到桌前坐下,继续喝他的酒。奥,还是好酒拉菲呢。

  「那好,算我多事好吗?我们井水不犯河水。我走了,你们继续。」我装作要走。

  「唔……」小李老师在那里不停地摇头,她盯着我,目光里带着哀求。我平静地看着她,向她点了点头。意思是我不会丢下她不管的。尖嘴大叔自个喝着拉菲,已经有点儿迷糊了。

  「这位大哥,不满你说,我俩今儿头一次动,动手,只弄了二百五。你说晦气不。」

  「你以为城里人都有钱啊,现在的年轻人都是月光族,二百五也不错啦,你们见好就收,在警察来之前,走人吧。」我又转过头去,面对小李老师。

  「他们搞你了吗?」她点了点头。

  「你已被他们奸了吗……」

  她听懂了我的意思,赶紧又摇头。「太好了,你损失也不大,不要报警,好吗?我就做个中间人,咱们和平解决。」

  「嗯。」小李老师虽说不出话,只是在那儿不停地点头。

  「你看如何?」我面向老头。

  「我倒还好说,尝到了这好酒,可这柱子还是个童子军呢,你让他开个荤行不?」

  「行吗?」我问小李老师。可怜的雨琼,不停地摇头。

  「她不同意,那就是强奸。」我大声说道。

  「只有奸了她,她才不会报警。」尖嘴大叔道。

  「是啊,我干了她,看她还敢报警。」柱子把手中的刀在空中挥了一下。
  「你不要命啦?强奸是要罪加一等的。」我想吓他们一吓。

  尖嘴大叔走到我身边道:「你这位大哥,江湖上都这么说,只有奸了她,她才就不会报警。」

  「是的,江湖上是这么有一说。但为什么还是有很多的强奸案受害者最后都报警了,强奸犯也都被抓了?」我问道。

  「为什么?」他们有点紧张了。

  「有的强奸案受害者没报警,是因为她们最后被强奸者从精神上、肉体上彻底地征服了。懂吗?当然太复杂你们也听不懂,这么说吧,只有被干爽了,才不会报警。」

  「哈,不就是把她干爽了吗?谁不会?」尖嘴大叔喊道。

  「说得容易,瞧你那令人恶心的瘦猴样,又喝了这么多的酒,到时候只怕半硬不硬,插不插的进都难说,你有那本钱吗?把她干爽,在做梦吧。」

  「那我们柱子行,才16岁,挺起来枪老硬老硬的,玩死她。」

  「柱子他是有本钱,但没本事。他有过性爱经验吗?没有吧?毛手毛脚的楞头青,老硬老硬的弟弟我信,能插进去我信,不把她弄疼才怪呢?进去以后,他hold住吗,面对这么年轻美妙的少妇,三下两下一定一泻千里。」

  「你……」柱子恼羞成怒,抬起手要打我。

  「慢,这位大哥说的有理。」尖嘴大叔拍了拍我的肩膀,「那你说咋个玩法呢?」

  「第一,你要尊重她,让她知道你要干什么,如何干,她虽不会同意,但让她心里有个底。能减少她的紧张和不安。」我一边说,一边把她松开的乳罩向上提了提,盖住了几乎裸露的左乳头。我没有看她,但能感受到她感激的眼神。
  「第二,别让她觉得恶心,你干前得刷个牙巴,洗个澡吧,你总该带个套吧?」
  「我这就去洗。」柱子把自己脱得只剩一条短裤,刀也被他丢在一边。
  「第三呢,要有耐心,你得不停的与她说些情话,挑起她的情欲,减少她的负罪感,这调情可重要了。」

  「第四,你要有技巧,前戏要做足,不停地换花样并不见得好。到不如一些简单,有节奏的,重复的刺激会更有效,弄得好的话,她呢,会对下一个刺激有所期待。」

  小李老师她认真的听着。看到我在看她,她的脸羞得通红,转了过去,不敢看我。

  「第五,要有定力,你不能光顾自己爽,把她弄到高潮才是你的最高境界。
  如果她能有三次以上高潮,报警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第六,这第六,你能补充吗?」我盯着她的小脸看着。她狠狠地盯了我一眼。她后来告诉我,此时,她认为我是天底下最大的流氓。我走上前去,在她耳边轻声说道:「不好意思,没有不尊重你的意思。我只是想把他们吓走。」她又看了我一眼,目光似乎和善了许多。

  「谁做得到这些,你能吗?」柱子问道。

  「我,我当然能。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又装着要走。

  「哈哈,我刚才就在琢磨,就算我们把她弄到高潮,她事后不报案,可凭什么你就不会报警呢。」尖嘴大叔笑道。

  「我,我也不报。」我盯着她的小脸看着。意思是,你不想报,我也不会报的。

  「我,我不报,我为啥要报呢?弄得她老公知道有什么意思。」我道。
  「要你不报警,只有两个办法,一是这250元我们三人平分、」尖嘴大叔又道。

  「我堂堂公务员,缺少这点钱吗?」

  「就知道你不差钱,这第二方案吗,我们一起干她呗。」

  「噢,你想封我的口,可我为什么要干她,我有女朋友的。」

  「这么漂亮的脸蛋,这么雪白的奶子,你就不想玩,你是不是男人?」尖嘴大叔激我。

  「是有点想玩。」我看着她说道。她顿时露出了极度失望的表情。在她看来,我与这两个坏蛋没有两样。「可想玩就能玩吗?我还想抢银行呢?」我继续说道。
  「怎么不能玩,我们干完,她就是你的了。你呢,正好把你的本事都用出来,把她干爽。看她还报警不。」

  「凭什么要我来把她干爽,她爽不爽与我有一毛钱关系吗?」

  「怎么没关系,正如你说的,不把她弄爽了,她就会事后报警。」

  「不把你拉下水,你也会报警,」柱子道。看来他也明白过来了。

  「我从不干犯法的事。」我大声地说道。

  「那好吧,我们先奸后杀」尖嘴大叔道。

  「杀谁?」

  「你俩呀!」

  「为什么?」

  「灭口呀,笨蛋。」

  「大叔,你不能开这样的玩笑。」

  「你看我像是在开玩笑吗?」大叔玩弄着手里的尖刀。我这下真的有点怕了,转头去看雨琼,她也一脸的煞白。

  「那你想要怎样?我……」

  「你不是老是喊和平解决吗?,这是最好的办法了,你也来干她一把,我们干完,她就是你的了,把她干的爽爽的。她不会报警,你也不会报警。」大叔一脸坏笑。

  「然后呢?」我问道。

  「我们平安离开,你呢顺便玩了个少妇;她、她也不是什么黄花闺女了,就当他是她老公吃了虎鞭,多插了她几次。如果你真象你刚才说的那样有本事,她也一定大爽了一把。大家都没吃亏。」到底是老江湖,说起话来有条有理。
  「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我转头两眼盯着雨琼,「我这算是乘人之危吗。」
  她把双眼一闭,不作回应,只是死死咬着嘴唇,看出了她的忧伤。「那也就只有这样了。」我叹了一口气。

  「我先来。」柱子把短裤也脱了,那鸡巴像只剥了皮的兔子,高高的挺着。
  雨琼也一定看到了,脸蛋又变得通红,她又把眼光移向我,幽幽地看着我。
  我不敢看她,冲着柱子道:「没听我刚才的话吗?先去洗一洗,把你的鸡巴好好搓一搓再来。」

  「对,快去。」大叔附和道。

  「告诉他,你的沐浴香波在哪里?」我拍了拍雨琼的胳膊。

  「就在浴室的架子上。」她低声道。

  「听到没有,好好用香波洗一下。」

  「必须的。」柱子答道。一会儿从浴室里传来了水声,还有歌声。老江湖嘿嘿的笑着,大口地喝着红酒,那拉菲的瓶子已经没多少酒了。

  「你,还行吗,想干也快去洗一下。」我道。

  「不瞒你说,今天喝大了,恐怕还真的不行了。」他摸了摸裆部。「可不玩又不甘心,就让我摸两把吧。」他摇晃着走向雨琼。一手抓向她左乳,另一只手抄向裆部。雨琼她拼命地挣扎着,向我投来求救的目光。

  「大叔。」我把他拉开到一边。「既然今天不行,那就算了吧。」

  「这样,我这里也有250块钱,一并给你,等你晚上酒劲儿过去了,到发廊找个小姐,花250块做个全套,不是更美吗?」

  「有道理,说话算话?」我当即掏出250给了他。「够朋友。」老江湖笑了。我回头看雨琼,她也正好看着我,那是一种赞许,感激目光。

  乘这老江湖又捧起了酒瓶。我俏俏靠近雨琼。撕掉了她嘴上的贴纸。「你不要大叫,等会儿,我会想办法帮你的。」她微微笑了一下,表示谢了。

  「如果他们硬要我上,我就在外面装装样子,我不会真的插你的,放心。」
  「嗯,谢谢你。」她点了点头。

  「为了要装得像,我可能会亲你,玩弄你的乳房,你不介意吧?」这个本来很有自信气质的美丽少妇不知所措了。她的头动了一下,像是点头又像是摇头,小脸又红了起来。我又到后面替她松开了绑绳。「一切都会很快过去的。」我在她的白嫩的手臂怃摩着绑绳的痕迹。

  不一会儿,柱子小跑过来。要动手了。

  「等一下,我们俩只有一个人能真的干。」我又有了个主意。

  「什么意思?」柱子急不可待了。

  「一个人干是强奸,两人以上干那就是轮奸,罪加一等的。」

  「你不会是想一人独吞吧?」柱子忿忿道。

  「不如我们分分工,一人玩上半身,一人玩下半身。」我道。

  「那具体咋玩呢?」柱子问道。

  「玩下半身就是插B;玩上半身么是亲嘴摸奶,由你挑。」说这话时,我像是他大哥。

  「我要插B」柱子很干脆。「

  「好,但你不许玩上半身,那里归我。」

  「这样好吗?」我转头问雨琼。清纯可人的她全身的雪肌玉肤一阵阵发紧、轻颤,她又羞又怕,两行晶莹的珠泪缓缓流出。她不停地摇头。

  「那,你是想我玩下半身吗?」我盯着她的眼睛问道。她还是摇头。但看上去像点头。「不打紧,我会在上面亲你,爱怃你的乳房,就让他在下面他插吧,你就当做是我吧。」她闭上了眼睛。秀美的俏脸羞得通红。也许她还真的想由我来插她。

  她极度羞涩害怕的模样说明她没被其他的男人干过。我对柱子说道:「我去洗个手,不许先动手,等我来了一起玩。」

  「快点。」柱子对着雨琼套弄着阳具。

  我回来后,抓过雨琼的手,偷偷把一把沐浴露抹到她手里,然后让她抓住了柱子的弟弟。

  「来,让姐姐摸两下,试试大小。」雨琼芳心一紧,想抽回自己的的手,被我挡住了。

  「摸吧。」我向她做了脸色。

  到底是结过婚的人,聪明的雨琼顿时明白了过来。顺从着我的意思用手搓捏着柱子的阴茎,然后有结奏的套弄了起来。柱子那经过这样的玩弄,阵阵快感使他快活地叫了起来。双手伸向雨琼的双乳要捏。「不行,上半身是我的地盘。」
  我推开了他的手。

  看着她抬起双手玩弄柱子样子,美极了。我转到她身后,伸出双手从她的腋下滑过,紧紧握住了雨琼的那双翘耸的乳房。

  虽然穿着一件轻薄的衬衫,还是能感觉到这秀丽清纯的绝色少妇那一双高耸玉乳是那样的柔软饱满,滑腻而有弹性。开始只是想保护雨琼的乳房免遭柱子的咸猪手,慢慢地,我的双手也开始蠕动了起来,并逐渐加重了揉捏的力量,直把她抚弄得浑身绷紧。我满意的看着她的神态,那本来就高耸的奶子此时更加柔软挺拔了。从来没有第二个男性抚摸过她如此隐秘的乳房,她也从来没有抚摸第二个男性的弟弟。紧张和异样的刺激让她发出了快乐的呻吟。

  「啊……」伴随着呻吟,雨琼双手快速搓弄柱子的阴茎。果不出我所料,沐浴露的润滑,有结奏的撸动,加上眼前雨琼的乳房在我的搓捏中不断变换着形状。
  柱子体内的快感不断增加,迅速冲向高潮。终于,阴茎在雨琼手里欢快地跳动了起来。不知是雨琼是受到了柱子射精的感染,还是因为我对乳房的有效玩弄,感觉到她也像是动了情。她双眼半开半闭,满脸羞得通红。

  射精后的柱子,像只斗败了的公鸡,呆呆地立在那里。

  「果不出这位大哥所言,你这个没用的东西,还不快穿上衣服。我们走吧。」
  尖嘴大叔道喝完了瓶里最后的一滴酒。

  「我们走了,她就全交给你了。」柱子还是有点不舍。

  「好,全交给我,你们快走吧,再不走,楼上的那个警察要下班了。」
  尖嘴大叔把我叫到门口,又反复交代了几句。「呯!」门终于被我重重地关上了。我松了一口气。三跳两跳地飞快地回到客厅。把音响音量关小。他们原想用音乐声盖住雨琼的叫声,没想到音乐声反尔把我引来了。

  「小李老师,门锁是好好的,他们是咋进了来的?」

  「他们在门口说,高价收酒瓶子。」

  「你这就让他们进了了?你呀,太真了,当今这世道,你谁也不能信。」
  「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她忽然一把抱住我,在我怀里呜呜地哭了起来。

  「这一切都结束了。」我在她背部轻轻拍着。她紧紧地抱着我,那一双丰满的乳房实实在在地顶住我的胸部。我刚休息了一会儿的弟弟又挺了起来。顶在她的小腹上。没有了刚才的惊恐。她忽然之间在男人的怀中有了一种安全感,恍惚感觉依偎着自己的丈夫,享受着男人的味道,欲望渐渐开始发酵。我试图推开她,当然用力很小。

  「抱紧我。」她下腹部也贴了过来。脚一掂,这下会我高高挺起的阴茎顶到了她会阴部。

  「你这样我要动情的。」我在她耳边轻声道。

  「我不管,我要你抱紧我。」

  我抱起她来,走进卧室。原想顺势把她丢到床上,哪知她搂在我颈部的双手不肯松开,我一个踉跄,扑到了她身上。因白衬衣还松开着,胸罩左侧的带子已被扯断。眼前是一片雪白耀眼的左乳,我头一偏,下意识地将她的左乳头含到了嘴里。

  「对不起,小李老师,我能这样亲你吗?」我贪婪地吸吮了起来。

  「叫我雨琼吧。」

  「嗯,雨琼,能亲你的奶头吗?」

  「亲吧。」她一侧身,干脆把胸罩解开脱了了。那对梦里憧憬过多少次的,正经贤惠的少妇的乳房,活生生地在我的眼前。等着我去爱怃,轻舔,揉捏。我的心中充满了幸福感,成就感。大千世界,有些事,不服不行啊。

  雨琼又把右乳头塞到了我嘴里。抱着我的头,轻轻的玩弄着我的头发。
  「那老头最后在门口又跟你说了些什么?」

  「你猜?」

  「要你不要报警。」

  「嗯。」

  「还有呢?」

  「要我保证把你搞爽。」因含着乳头,我的口齿有点不清。

  「什么,听不清。」

  我吻上她的耳垂,吸了一会儿。「要我把你干爽。」

  她这次听清了,顿时美目含羞紧闭,秀美的俏脸羞得通红,她娇羞无奈地低声道:「你会吗?」

  「我听你的,只要你同意。」

  「我不知道,我要你抱紧我。」

  我激动地向雨琼柔软的玉体压下去,紧紧地抱住她那柔软的纤腰。少妇的欲望在慢慢升腾,白嫩丰满的身体在我怀里扭动着。

  「我进来之前,他们有没有玩弄你?」我一只手在雨琼的衬衫里握着少妇的玉乳抚揉,一边问道。

  「他们刚想要弄我,正好你敲门了,谢谢你。」

  「他们一定摸了这里,是这样搞的吗?」我爱怜地轻捏她的左乳。

  「没有搞到,那柱子拉坏胸罩,刚要摸,正好你敲门了,谢谢你,真的谢谢你,好可怕。」

  我拉开她的衬衫,雨琼羞涩地抬起雪藕般的玉臂,帮着我把她的衣服褪下来。
  一双娇美嫩滑、坚挺娇羞的雪乳怒耸而出。我把脸埋在她的胸前,左右晃动,享受她柔韧的双乳。

  「这么说,这里还没别人玩过?」

  「嗯,你是第二个。」

  「我第二?还有谁?」

  「你傻呀,我老公呗。」

  「我是傻,差点儿忘了这事,不过,你这对双乳真的嫩得像没结过婚的。」
  「真的吗?谢谢你这么说。」她挺高兴的,快乐地在我的怀里扭动。「嗯,还要谢谢你的好办法,让柱子流掉了,要不好可怕。」

  「也没什么好怕的,让柱子在下面插你,我在上面玩你的乳房,亲你的唇,也许更刺激,更爽,3P哈哈!」

  「不,不是的,我不想这样。」

  我心里清楚,对于这个未经人事的少妇,情色羞辱能彻底打垮她的最后的一点自尊,尽情释放出被挑拨出的少妇原始欲望。

  「那你是想让我在下面插你,柱子上面玩你咯。」

  「不,不是,我只要你一个。」她动情地说道。我把她的裙子从她修长雪白的腿上脱了下来,此时除了一条又小又透明的内裤外,雨琼的玉体已经一丝不挂了。

  我越来越兴奋,又用手指撩开她的三角裤边缘,把手贴着雨琼柔嫩娇滑的肌肤伸进内裤中抚摸起来,雨琼的小蛮腰一挺,修长的双腿猛地一夹,把内裤中游动的手指紧紧地夹在了下身中,我的手指就这样撩逗着秀丽娇羞,清纯少妇那那爱的入口。

  「小琼,你刚才玩柱子的童子鸡鸡时,是不是很爽?」

  「没有,我是被迫的。」

  「我看有,你还呻吟呢?」

  「那是被你摸的,你在后面玩我的乳房,我忍不住才发的声。」

  「是啊,我感觉到你的乳头都立了起来。」

  「你当着他们的面搞我,真的好难为情。」

  此时,我只觉手指上越来越湿,越往深处伸去越滑,渐渐接近了那神密圣洁的入口,在哪里抚弄着、撩逗著。

  「小琼,其实让柱子插一插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一定很爽。」

  「我不要,我只要你插。」

  这时的我,侧躺在她的右边,左手绕过他的颈部温柔而有力地揉捏着那稚嫩
  的左乳;嘴唇交替地亲吻她的右乳和嘴唇;右手中指则插进了雨琼那仍是很紧入
  口。

  「是不是细了点,爽吗?」

  「嗯。」

  「你就当是柱子的童子鸡鸡在插你,好吗?」

  「你,流氓!」她羞的无地自容。

  「你这样的嫩逼闲着真是可惜了,以后我这个流氓天天来要来插。」这种淫语中前戏的全新的刺激使她进入癫狂的状态。她从未像今天这样需要男性。她已经忘记了自己是谁,只剩下被情欲控制的诱人身体,任凭我的轻薄和玩弄。
  「不,我不要童子鸡鸡,我要你的大鸡巴来插我。」她自己脱了仅余小内裤。
  粗,大,长,硬,韧的阳具完全进入了少妇的体内,把雨琼的涉世未深的阴道塞的满满的。静静地潜伏了一会儿后,活塞运动开始了。雨琼一丝不挂的雪白玉体地随着我的大力抽提有节奏蠕动起伏着。她被这疯狂而有力、经久不息的、最原始最销魂的刺激牵引着渐渐爬上男女交欢的云端。

  高潮以后,雨琼羞怯地占到我怀里,低声地说:「好舒服。你可真厉害,我真要被你玩死啦。」

  「以前没这么舒服过吧?」我很得意。

  「从来没有过,你太厉害啦!以前我从没想过跟别的男人做爱,也没想到做爱会这么舒服。」她羞涩道。

  「比你老公如何?」

  「他哪有你那么流氓。」

  「这是什么意思?」

  「你,你,在插之前玩了我好久哦,吻我,亲乳房,好有耐心。」

  「那是前戏,必须的。」

  「你一边玩亲我,一边还说那些下流话。」

  「不好吗?」

  「开始有点不习惯,可真的好刺激,好舒服。说真的,以前我从没想到我会跟别的男人做爱,你呢,想过跟别的女人做爱吗?」

  「还真想过。」

  「跟谁?」

  「你,每次见到你,你总是淡淡一笑,从不和我说话。有一天,电梯里我站在你身后,看着你抬高双手摆弄头发的样子,美极了。真想伸出双手从你的腋下滑过,搂住那对可爱的乳房。勃起的弟弟差点顶到你高翘的臀部。自那时候,你常在我的梦里。」

  「怪不得,我每次见到你,总觉得你好害羞。哈,你的美梦成真了!」
  「我以后还会有这样的好梦吗?」我见她含羞不答,又欲挣扎起身,连忙用力紧紧搂住,「我想再来一次。」

  「我也有点想,先歇会儿好吗?」

  「好的,吃点东西好吗?」我有点饿了。

  雨琼全身只穿着我的宽大衬衣在厨房煮面,里面,下面都是真空的。不知她是怎么想的,待会儿接着干方便?黄昏的阳光从窗外射进来,我能从侧面看到她丰满的乳房的轮廓。

  「雨琼老师,我们报警吗?」我认真地看着她。

  「你什么意思?」她紧张了起来。

  「逗你的。」我哈大笑了起来。

  雨琼向我冲了过来,给了我一个火热缠绵的亲吻。直把我吻得喘不过气来。
  一对美乳紧紧地贴住我的胸肌上,还不停磨动。「我,我还想要。」

  我让她转身,把我的衬衣从她臀部往上一提。那里早就已经淫滑湿润一片了。
  我挺起早就又昂首挺胸的粗大阳具,先把龟头套进狭小的雨琼阴道口,然后用力向上一压,阴茎很顺利地就顶进了阴道深处。

  「这就是我哪天电梯里想干的事!」我的双手从衬衣下摆往上摸,紧紧握住了雨琼那一双柔软翘耸的乳房,开始揉搓了起来。下身一下比一下有力地向雨琼的玉胯「进攻」著,逐渐加快了节奏。

  「没想到,还能这样玩我。」雨琼转过头来与我亲吻。「你把我搞得这么舒服,我以后离不开你怎么办?」

  看来,我一小公务员性福的日子还在后头呢。至于日后那老头和柱子被抓,供出了我。我又怎么在雨琼的帮助下脱身。那是后话。

  大千世界,有些事,不服还真不行啊。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